沭陽網首頁   |   手機沭陽網   |   網站地圖  
您的位置:沭陽網首頁 > 體育頻道 > 體育資訊>正文

孫楊聽證會 興奮劑檢查官被問到啞口無言

2019-11-16 16:25:22    來源:成都商報    我來說兩句()
字號:TT

   11月15日北京時間16點,瑞士蒙特勒,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起訴孫楊及國際泳聯一案的聽證會正式開始。此前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提出由于孫楊拒絕提交興奮劑檢測樣本,要求其接受最少兩年、最多八年禁賽期。在本次聽證會中,孫楊首先表達了自己要當著全世界的面,清清楚楚的讓粉絲了解整個過程。關于誤服藥物問題孫楊給出了自己的解釋,心臟不舒服,所以在醫生的指導下服用了治療心臟的藥品。

 

  2018年9月4日晚到底發生了什么?

  “我看到其中有一位穿著打扮根本不像是檢查人員,他們沒有任何的證件來證明他們的身份”

  關于本次聽證會最重要的討論就是冠軍孫楊是否真正存在“暴力抗檢”。

  2018年9月4日,第三方檢測機構IDTM公司,派出三名工作人員前往孫楊住處,進行反興奮劑檢查,這期間到底有沒有發生“暴力抗檢”。孫楊也向所有人描述2018年9月4日當晚面對檢查時的情況。孫楊表示:“那天晚上我跟我的家人回到家里,我在開門接受檢查時發現主檢官是我在2017年投訴過的主檢官,很震驚。我看到其中有一位穿著打扮根本不像是檢查人員,我對此抱有懷疑的態度。”關于當晚血檢官拍照的事情,孫楊描述到:“我們到了檢測的地點之后就開始了血檢的一個程序,當時我發現檢測的助手正在房間里拍攝,當時我要求出示所有的證件以及證明,檢查過程中我發現他們沒有任何的證件來證明他們的身份。我很快就和我的醫生、中國泳聯還有中國游泳協會的領導報告這個事情,專家告訴我,他們沒有檢測資格可以不提供血樣。 ”

  根據孫楊之后的描述,當時孫楊已經把血樣交給了檢查官員,孫楊的醫生向檢查官員解釋了2個小時。中間有兩三次檢查官員告訴孫楊可以留存血樣,但檢查官員要帶走外面的血檢瓶,檢查官主動把血樣交到孫楊手里,整個過程都是在主檢查官的注視下完成的。

  尿檢官隨意拍照后自稱是孫楊粉絲?

  “一開始是比較順利的,但尿檢官開始用手機進行拍攝,主檢查官發現有人拍照并沒有制止……”

  在本次聽證會的主動發言階段,孫楊表示大家都要求運動員守規則,但是這次檢測人員卻沒有。“我作為一名優秀的運動員,沒有受到該有的尊重和保護,所以我感到非常非常難過。”孫楊說,“在我的生涯過程中,我贏得了很多的金牌。從專業角度來看,主檢查官需要資質后,才能讓我交出樣本。試問:半夜一位沒有證件的警察,告訴你,我是警察,但是我沒有我的證件,那你們會有什么樣的反應。”

  孫楊被問到開始愿意接受抽血,為何之后提出異議?孫楊表示:“一開始是比較順利的,但尿檢官開始用手機進行拍攝。由于這個主監官我是投訴過的,這一次又帶了一個沒有證明的助手,還在拍攝。拍攝在國際比賽的時候是不允許進行的,但是他說我是你的粉絲我是進來看你的,我想給你拍拍照,這對我來說非常荒謬,這是非常不專業的,因此我不能相信他。而且之后沒有證件能證明可以進行采血,這是會造成非常嚴重后果的。”當被問到拍攝視頻和照片的行為是否讓孫楊開始質疑了這些檢查官員的資質時,孫楊表示:“因為這個事情是由主檢查官掌握的,當有人拍照的時候,主檢查官應該阻止。”孫楊說:“在整個檢測的過程中,主檢查官發現有人拍照并沒有制止,那如何才能信任他們?”

  血檢官只出示了護士證?尿檢人員只出示了身份證?

  在孫楊律師的不斷逼問下,IDTM官員終于承認尿檢人員和血檢人員都沒有出示任何表明自己和IDTM有關的證件

 

 在孫楊結束自己的證言之后孫楊的律師也在現場對國際興奮劑檢查管理公司(IDTM)官員波帕進行了提問,波帕表示,藥檢當天該人員雖然不在現場,但是波帕本人通過電話遠程指導藥檢人員進行操作。孫楊律師馬上反問到:“你了解當晚發生了什么,當時給孫楊出示的是一張授權信,雖然我們覺得不夠證明身份,但既然你說可以,那就可以。藥檢人員出示自己的IDTM卡,血檢官出示自己的護士證表明自己的護士身份,而尿檢人員只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證,而我想說的是藥檢需要足夠有辨識度的證件來出示給運動員,而尿檢人員只出示了身份證,沒有任何表明自己和IDTM有關的證件,就算他有他也沒有出示給運動員是這樣嗎?”

  被問到此時IDTM的官員支支吾吾并沒有正面回答剛才的問題,孫楊律師再次強調,“尿檢人員只出示了自己的中國身份證是這樣嗎?”波帕無奈只能說面對事實說:“是!”在孫楊律師的不斷逼問下,IDTM官員終于承認,血檢人員只是出示自己的護士證表明自己的護士身份,沒有能夠證明自己和IDTM有關的證件。

  目前聽證會還在繼續進行中,孫楊母親、浙江省反興奮劑中心副主任韓照岐等相關證人還在出庭作證。根據此前的消息本次聽證會不會當場宣布任何結果。據NBC報道,此次聽證會可能拖至明年初才會有最終的結果。而對于此次仲裁法庭做出的最終仲裁判決,可以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訴,期限為30天。也就是說無論結果如何孫楊依舊具有還有針對最少兩年、最多八年的禁賽上訴,來避免自己錯過明年的東京奧運會。

  紅星新聞記者 何鵬楠 田宇 

責任編輯:曉青

相關新聞
    無相關信息

足彩进球彩二串一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 新疆11选5玩法说明 福彩15选5专家预测 2018全国十大最安全的理财平台 快乐扑克3开奖山东 体育彩票在哪个频道开奖 qq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闲来麻将免费辅助软件 l河北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查询果 上海麻将胡牌图解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40期 2010年股票融资额 浙浙江20选5走势图 幸运飞艇如何计算下期号码 甘肃快3倍投计算器